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 廉史镜鉴

廉史镜鉴

“当官不是为了沾光”

文章来源:赣州纪检监察网 发布时间:2017年06月13日 17:00:00

  在江西省宁都县湛田乡,崇山环绕中有一个坳下村,走出了一位传奇将军,他就是荣获二级八一勋章、二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二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的开国少将曾凡有。

  曾凡有(19162008),江西省宁都县人,1930年投身革命,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革命生涯中历任勤务员、连指导员、团政治处副主任,团政治委员,师政治部主任、副政治委员,湖南军区衡阳军分区副政治委员、师政治委员,国防科委后勤部政治委员等职,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,1961年晋升为少将军衔,曾荣获二级八一勋章、二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二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。但不管担任什么职务、荣获多少荣誉,曾凡有将军始终保持着廉洁自律的本色。

  1973年,他的老家准备修建一条直达乡政府的公路。大队干部专程到北京找到曾凡有,请他出面拨点钱。当时已任国防科工委二基地政委的他,不论以什么名义支援几千元钱,都是举手之劳,但他沉默了一会儿仍婉言相拒道:“目前正是国家困难时期,国防科研经费都很紧张,每一分钱都要用到刀刃上,我无法支援你们,你们要坚持自力更生、艰苦奋斗的精神把路修好,少向上伸手。”

  侄孙子想当兵,因为县里指标紧张,便打电话找爷爷说情帮忙。曾凡有严肃地教育侄孙说:“办不到,我最讨厌的就是拉关系走后门,战场上的人不会因为你是我的侄孙子而枪下留人。质量建军的关键就是兵员的素质,你要通过正确途径接受国家挑选。”

  曾凡有的廉洁自律,几乎达到了不近人情的地步,不仅得罪了家乡的老表,而且惹恼了一向不太吭声的弟弟曾凡章。那是1989年,村里建水电站,村干部四处筹钱,但仍有几万元缺口。村干部再次想起了已任国防科工委后勤部政委的曾凡有,于是便找到曾凡章,请他出面去请哥哥曾凡有帮忙。曾凡章想,自已从来没求过哥哥什么,这次看在兄弟情份上,哥哥应该会意思意思吧,于是便拖着71岁的身体在年底来到北京。到了哥哥家,曾凡章开门见山道明来意,谁知却碰了一鼻子灰。

  从来不发火的曾凡章这次也动怒了:“怎么说坳下村也是你的出生地吧,坳下的乡邻在我们困难时帮助过我们兄弟,现在村里建水电站有困难,你却撒手不管,我回去怎么向乡亲们交差?别人当官都知道为乡亲办点亊,你当官村里人沾过你什么光?”曾凡有苦笑着耐心向弟弟解释说:“共产党人做官不是为了让亲朋好友沾光,如果一心只想个人沾光,为私人谋利,那就不叫共产党,叫国民党了。”接着又出谋划策说:“缺钱大家可以集资解决,我集1000元。”曾凡章闷声闷气说:“都集了,还缺。”“通过合法手续,把山上的树砍一点卖钱。”“树已经砍光了。”曾凡章只认一个死理,就是要这个当官的哥哥拨一点钱。也难怪曾凡章固执,设身处地想一想,既然答应了村里的干部来找哥哥曾凡有帮忙,如果空手而返,岂不太扫颜面?

  在场的秘书见哥俩僵持着,便出了一个主意:“政委,如今正搞军民共建,你跟主要领导商量一下,是不是可……”“不可以。”曾凡有不客气打断了秘书的话说,“坳下村是我的老家,我怎么能徇私舞弊搞这种共建呢?”曾凡章看到哥哥曾凡有发火了,长叹一声自语说:“早知道我这张老脸不值钱就不来了。”曾凡章住了两天就要走人,曾凡有极力挽留弟弟过完元旦再走。曾凡章心中有气住不下执意要走。曾凡有只好把全家当月的工资塞给弟弟说:“这1000元就作为我对老家建水电站的一点心意吧。”曾凡章气鼓鼓地接过钱,上车后甩出一句话:“再也不来了!”

  曾凡有的廉洁自律象一面闪闪发光的镜子,映射出一个老红军、老党员洁白无暇的水晶心。在他面前,一切贪官污吏都将无地自容。(邱新民、江晓清)

网站帮助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SS订阅服务 | 邮件订阅 | 纯文字索引 | 网站导航